2014年2月10日 星期一

看戲雜談【遇上一九四一的女孩】












我是魔術師,魔術師朋友間有個玩笑,說最可惡的觀眾是「半 lay」。所謂「 lay」,是layman(行外人)之謂,就是那些對魔術一知半解,自恃知道一點點很皮毛的所謂秘密,卻對台上專業魔術師指手劃腳,亂挑骨頭的傢伙。

我在舞台劇界只能算是一個「小半 lay 」,今天就大著膽子,向一個專業劇團挑骨頭。




【遇上一九四一的女孩】是「演戲家族」的戲寶,亦是我最喜歡的一套舞台劇。後來看戲多了,
會懂得評價無論是那個版本,劇本到最後始終未得完滿;也知道本劇靈感來自【孤星淚】,有些音樂與場境甚至有「借鏡」的感覺,但亦不減我對她的喜愛。


本劇在 1993年首演,
二十年了,當年我還是中學生仔一名,只記得周旭明編劇,譚偉權、劉玉翠主演,其他角色我實在想不起來(話說回來,當時「演戲家族」不知成立了沒有?)。2000年及2001年重演,劇本由司徒慧卓與余漢庭改編,並由司徒慧卓並陳永泉導演,主要演員有譚偉權、林小寶、彭鎮南、廖淑芬。相隔13年,2014年【遇】又再改編重演,我當然會乖乖買票進場。


故事


阿平是一個生活在現代香港的青年,生活屢經挫折,卻
時空交錯,重回 1941年的香港,並結識一位女孩阿彩開始一段夢一般的戀情。正當兩人尋醉於熱戀美夢,卻遇上日軍襲港,進入三年零八個月的艱苦歲月。在風火狂瀾裡,阿平經歷了上一代的香港精神..........



【遇】劇可以分為兩條線:1941年、和現代。
數度演出,「1941」年的故事線基本上改變不大。但所謂「現代」就因為時代轉變,不得不修改。


憑記憶,93年時因為距89學運不遠,又正面對97,所以劇中滲有不少對未來未知的憂慮。2000年千禧版正藉金融泡沫爆破,香港哀鴻遍地,自殺新聞幾乎日日不斷,港人套用主角阿平的說法「裡面受傷,滿臉迷茫」。至於2014版,卻是要面對父權的支配與資源爭扎。



無論是那個版本,基本格式不變:借日治時期的慘痛歷史,鼓勵現今世代的香港人。
今次我們主要談 2014 版本。


【遇上一九四一的女孩】2014 ,彭鎮南編導,黃靖程、陳健豪、商天娥、張繼聰主演。看卡士,一般人看來可能是「有明星坐陣」,但戲劇愛好者卻會膽心是「有明星搞混」。


明星參演舞台劇


舞台劇是一個講究團隊合作的表演方式。台前,要求演員對劇本有充分準備,然後和對手猛烈碰撞;幕後,要求一眾人員有良好溝通,由設計到執行都合作無間。


戲劇講究交流,講究互信。套一句柔道述語是:「自他共榮」,由排練開始就互相切磋,及至有最好效果、並得導演同意以後,搬上舞台,並竭力每場保持質素。但當和明星藝人合演,這一套就未必適用。當有明星參與,團隊間權力會很易失衡,溝通未必容易。另一方面,明星藝人一般出生自電視及電影,有時是歌手,未必習慣舞台劇的排練方式。

記得一位朋友告訴我他和藝人合作的經驗:當年他曾和一位電視台一線母親級資深藝人合演。她是位好演員,在排練前,表示自己因為年紀大,工作忙(那時更正值她的「家庭系列」當紅期),所以在綵排時不會太出力,「要留力」,但正式演出一定全力以赴。果然,當舞台劇正式上演,她絕不欺場,全場都為她演技讚嘆............可是,問題便來了,藝人演員光芒四射,可其他人呢?只能誠惶誠恐的配合她去演出。


我不是說明星一定不適合參演舞台劇,但要看劇種。有些劇本卻需要由明星擔演才有最好效果。你如你會很難想像沒有陳寶珠的【劍雪浮生】、又例如 2002年汪明荃的【如夢之夢】,成功是的好例子。


哈哥與香大姐

但這次【遇】,卻不算是一次好選擇。張繼聰飾演哈哥、商天娥飾演香大姐。我這裡先說香大姐。

(「香大姐」......我一直覺得香大姐是劇中最重要、最能發揮的角色,如果你有夠幸運能看過千禧版的話,你一定會愛廖淑芬!)

2014版.......我看的是 2014-01-25 下午場,香大姐一角由 B cast 馮夏賢小姐擔任,很可惜,沒機會看到商天娥的演出,當然也未能評價。但看牌面,由上半場中段起,到下半場中後段,香大姐先是引發衝突、然後是激勵人心,每次出場都是焦點、由頭到尾都擔演推動劇情的任務,加上每個角色在她面前都要誠惶誠恐,憑猜想,我個人覺得由明星藝人擔任會應該是適合的。Understudy 馮夏賢小姐本來是本劇的歌唱指導,在演出前不到兩星期,卻因商天娥傷患而臨危受命,揹上重擔.............不忍深責,我只說一句,馮小姐,辛苦了。


張繼聰先生本身是歌手,唱歌是他的本行。歌曲「如果你愛是別人」千禧版由彭鎮南唱,成積並不理想。當由張繼聰演譯,如哭泣如自憐、又似已立定心志,立時蛻變成名曲。張生演唱時全場全神貫注、
屏息靜氣,及至歌曲完畢,觀眾才忍不住一同拍掌,這是一般舞台演員很難達到的。


但說到戲份。張生飾演車夫哈哥,角色單戀女主角阿彩。
劇集前段為了救阿彩,把自己唯一的謀生車子也賣掉;後段,把自己辛苦找來的逃生船票也送了給阿彩和她的男友。哈哥主要的戲份都是和阿彩對演,便出問題了。一來,觀眾對「張繼聰愛上黃靖程」本來就很難入信,黃靖程要拒絕這個高大靚仔歌喉好(兼套衫又特別有形)的張繼聰,去愛上MK 仔阿平更是荒唐。二來.....我不知道你們排練了多少篇,但結果肯定並不足夠。我大膽問句:老老實實,張繼聰先生,撇開諗台詞,你在戲裡,有愛過阿彩嗎?




談戲

正如上文所說,「1941」年代的故事主要維持舊版,問題不大。而「2014」年那條線,
基本上給重寫了,說阿平要面對父權的支配與資源爭扎,命題是對的,也承襲了【遇】劇幾度重演的傳統。但問題出在其中所發生的事件之上。這裡恕我不介紹劇情了,直接講問題(網友肯看到這段,相信有看過本劇了,不是嗎?)。首先,阿平父子戲段並不感人,阿爸迫仔返大陸做生意,是切合「父權」主題了,卻流於太順理成章,未見父愛,先見老套。最重要是直接破壞了阿平的形像----完全變了一個輸打贏要的裙腳仔------把這個裙腳仔丟去 1941 受教訓,本來也不是問題,但要阿彩死心榻地愛上,就很有問題。(直接影響演阿彩,連帶黃靖如也不可愛!)


另外,演出效果也不能讓人滿意,衝突戲一段,父親一句「我同你傾緊計呀!」重覆三次,劇本刻意推高張力,手法很業餘。而演員演來更絕,水平竟似停留在「圍讀」階段,看得我目瞪口呆。我由【哈姆雷特】開始,已多次看過陳健豪先生的演出,一直認為他是一位很好的演員。今次擔綱重頭劇(尤其是和父親部份),是一次失準作。

(忽然想起80年代羅賓威廉斯的【暴雨驕陽】,內裡正好有這麼一對父子角色,大家有機會一定要找來看看!)

93版和千禧版,下半場都有說阿平曾回到現代,然後選擇回到 1941。我個人尤其喜歡 93 版的處理方法,阿平(譚偉權)把火柴丟在地上,自焚!千禧版取消了自焚,只讓阿平醒醒,然後再次昏迷........無論是那個版本,最重要是阿平曾經「選擇」!所以尾段才有「我返o黎做咩呀!?」的呼喊。可是,新版連這處也取消了。於是,主角阿平的角色也更薄弱了。

每一代【遇】劇都會滲入一些時代原素。 93 版我實在想不起了,好像談過「回歸」。千禧版談過科技股、老鼠股、也談過自殺。2014版當然也有玩,但時代不同,形成2014版一些先天困擾。三個版本,同是共同議題,但93 版與 千禧版時期港人的立場都很一致,但 2014 版就不同了,所提到的許多現代事件如林老師、歷史科、遊行....在港人間的立場都頗分化,於是,劇本就盡力維持中立,輕輕帶過,然後捉緊一個「安全」題目去發揮......電話!

劇中揶揄現代人要靠電話生活,在開首玩玩可算無傷大雅,但後來阿平得到啟迪,唱「憑著勇氣」,反思的結果不是穿梭時空去留,竟然是丟走電話!要知道當時劇情已是日本襲港,阿平可以靠電話去預測日軍的行進路線,帶領同胞避難。這時候丟電話,已不是反思,而是反智了。


黃靖程飾演阿彩,歌喉不錯,但演技實在是嫩。
有內幕說在 Casting 選出最後兩位候選人時,兩位都是唱功很好的新人,但演戲卻不是本行,可見今次導演的取向。

演員嫩,不要緊,估計導演的算盤是教唱歌難、執演技易。於是,導演的責任就更重。說到底,戲劇不是我本行,我知演技出了問題,但我評不來。但就是作為行外人,我會知道,劇本是編劇的心血,有時編劇會故意加一兩句富詩意的對白,讓戲劇閃爍光芒、甚至永垂不朽。例如【哈姆雷特】的"To be, or not to be",【暴雨驕陽】的 "O Captain, my captain"(借用詩人韋特曼的詩詞);而【遇上1941的女孩】呢?我會選一句:「尐炮火好似星星咁靚!」........請問黃小姐,你是帶甚麼感覺去說這一句?


【遇】劇是一套好戲,幾乎用盡了每個角色。除了主角外,群眾戲也十分重要。群眾擔演了城市人、妓女、嫖客、難民、烈士,要形體要唱功要演技。當然群眾們也要配合主角,這裡會涉及上述和明星合演的難處。但除此之外,各人亦未見默契。在香大姐受傷進場前後,竟有鬆散之感。




談談佈景:

埸境美不美,見人見智。我自己覺得麻麻。


不記得在那本書看過,設計舞台佈景,基本原則是「如何幫助劇本,讓事件發生」。如果你加了預算,亦要先想辦法幫助劇本、才去考慮華麗。觀今次演出,只能說佈景算發揮了景片作用,僅此而已。這裡隨口說說。

「湯房」(打不出粵音字)場境,製作得很漂亮,可惜戲份不多。做完,便成個移走,很浪費。相信這個場境背後另一面就是另一塊佈境,但觀眾看不到其中轉變,也是可惜。要知道,當處置得宜,觀舞台佈景的變幻,也是樂趣。

「城寨」一場,天,竟然給佈成了「石塘咀」!


個人極期待最後「夢未央」一場,千禧版是一道禾穗,有意境、有安慰;2014版卻是ipone 跌落水的投影,然後是一幅幅的香港舊相片.........照片很老,手法,也很老。




說在最後:

我有一位魔術戲劇雙棲的好朋友,說今次演出已經很好,只是當然不能和千禧版的黃金組合相比而已。

其實我在入場前也作好心理準備,但演出仍然超出意料,所以才有這份吐嘈。要知道,這是「演戲家族」,不是「春天製作」啊!



各位演員與及幕後工作人員,我知道你們這次很辛苦,聽說演員要經過嚴謹的 Casting ,有許多優秀的應徵者也落選了,角色得來不易,幕後人員我想亦相差不遠。我真心見到你們在台上的集中與努力。這裡有話直說,一來出於我對【遇】劇的喜愛;二來,因為你們是專業藝人,我覺得既然要說,就要說到盡。

可能,
這算是另一種尊重。




下圖:1993 年版的宣傳照。



下圖:千禧版的 VCD 和 CD 封面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